历井

值得高兴的是,永远有人十八岁。

「祺鑫」合理禁区

祺鑫/禁止上升/短/没有后续

夜晚的排练室很少有人,镜子里自己的影模模糊糊看不太轻。时针要摆向12点,舞蹈动作仍然有一个不如意。
瘫坐在木板地上,风穿过窗纱把月光和凉意一同送了进来,马嘉祺叹了口气。
丁程鑫小心翼翼地推开排练室的门,如他所料,果然在这里。
他坐到马嘉祺身边,如往常一样亲密又自然揽过他的肩,说,你怎么还不去睡觉。
马嘉祺安抚的拍拍丁程鑫从肩膀另一边垂下来的手,没事,我再练会儿。
丁程鑫说不行,必须走了,我要给排练室落锁,你走不走。
于是马嘉祺站起来拍拍屁股,说好吧,走吧。然后就直接向门口走过去。
丁程鑫有点慌神,心里想我拦着他勤奋是不是多管闲事了,他生气啦?那我还是好心好意呢,我也生气。
于是...

2018-09-23

0908

生日快乐,我永远的初恋对象。

2018-09-08

「红豆」马丁日常纪实

一个很日常的微信对话体

http://t.cn/RsfVpjQ

2018-09-07

「婷鞠」长恨歌(下)

     姐妹骨科/注意避雷
   (上)自己翻主页找
     禁止上升
     这篇写的很辛苦,也比较短,剧情可能没那么饱满,但是尽力了,久等了。

   鞠婧祎并没有像预料中那样,第二天就被踢去美国。
    她捧出一颗血淋淋的真心,用软弱的眼泪当做武器,从黄婷婷那里求来了一个“缓刑”。
    她扯着黄婷婷的袖子,看着姐姐紧绷的脸,每一句话都斟酌得小心翼翼,语气又轻又可怜兮兮,...

2018-09-07

【异坤】冬日记事

小甜饼/很短1000+
禁止上升

王子异穿着蔡徐坤给他挑的黑色羽绒服,低着头玩手机的背影高而修长,贴满了贴纸的行李箱被随随便便地扔在脚边。
蔡徐坤远远地看他,看见他把手机凑到嘴边说了什么。
几秒功夫蔡徐坤兜里的手机就震动了一下。
【王总给您发来一条语音】
蔡徐坤点开放在耳朵边,边听边偷偷摸摸地走向王子异。
王子异的声音即使是通过电流传来也依然温柔,他说,坤坤,我在等你。

蔡徐坤把手机塞回兜里,脚底加速,一下子扑到了王子异背上。
他只有一只脚着地,人半挂在王子异后背上,手捂住他的眼睛,凶巴巴地说“:抢劫!”
王子异微微弯腰,手一捞把他直接背了起来,然后问他“:你是要钱还是要命?”
“要钱,我饿了。”蔡徐坤把沾...

2018-07-24

【婷鞠】长恨歌

长恨歌(上)
5000左右,给之前的点梗

骨科/同母异父/年龄差五岁/注意避雷
请勿上升

    【我们分手吧。】赵展  03:00
    酒吧里光影交错,男男女女都不忌讳地贴在一起,伴着音乐,跳着不知所谓的舞。
    汗水,酒味,香水,香烟,这样几种味道夹杂在一起,硬生生把糜烂两个字拆成了丝丝缕缕的气味,钻进人的骨缝里,让人忍不住想醉生梦死一次。
    黄婷婷站在门口,攥着手机,上半脸隐没在黑暗里,只有紧抿的嘴唇暴露了主人紧张的情绪,赵展的消息她早就看见了,却不想...

2018-04-13

【鞠婷】【婷鞠】《2009.05.24》


剧情所需,请勿上升

"试验者健康等级A,一切指标正常,是否进入休眠?"
"确认。"
"欢迎使用时间监狱系统,选择日期为2009年5月24日,惩罚循环数五次。"
"嘀,开始。"

"博士,试验者私自改掉了日期!"
"非常抱歉,请您做好她不再醒来的准备。"

1.
  2009年5月24日。
  黑,一片黑暗与混沌,血,浓重的血腥气,还有,还有扑向自己的那个人,还有,还有十指紧扣的两只手。
  鞠婧祎从梦中惊醒时满身冷汗,晕头晕脑地从床上直起身来,下床时差点头朝...

2018-04-06

【婷鞠】当归(2)

忠犬与傲娇,暗卫与郡主
甜向 HE担保

求点赞求评论

2.【陌上谁家少年,足风流。】

鞠婧祎手忙脚乱得从黄婷婷身上爬起来的时候,脸红得不像话,黄婷婷缓慢的从地上站起,明明应该是狼狈的样子,她却独独从举手投足间散发出一种潇洒坦然来,鞠婧祎一时间不好说些什么,掉头急冲冲往门外去了,黄婷婷抬眼看了看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从小在宫殿里长大思安郡主一直生活在精致的牢笼中,鲜少有出门的经历。唯一一次是和父皇南巡的时候,那时候母后还在她身边,父皇还会纵容她坐在他腿上撒娇,她记得自己被侍从抱在怀里,抬头是一片蓝天。...


2018-03-11

『婷鞠』当归

忠犬与傲娇,暗卫与郡主
甜向 HE担保

“与我相识是错误么?”
“当然不是。”
“是什么?”
“上苍赐我的大礼。”


1.【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。】


 “听说了吗?皇上的小女儿跑了!”
 “姑娘家家的,怎么会让她跑了?”
 “啊呀,这哪是一般郡主啊,这位可是从小习武的。”
 “哦,是思安郡主吗?不守妇道。”
 “嘘,不可乱说。”
 “是我大意了。”
 …………

   这一桌像女人般唠嗑八卦的,全是长胡须的彪形大汉,带的都是大刀,看上去实在不好惹,,正午的小酒馆里客人不少,全都竖起耳朵听他们讲话,包括角落桌子的那位秀...

2018-02-20

这个号呢,不会再有卡黄cp相关了,但是会用下去。
这个圈和曾经的卡黄给我很多快乐的回忆,
我很感激。
只是我实在是无法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,
全心全意地喜欢下去了。
感谢每一份认可,有缘终会重逢。

2017-12-23
1 / 3

© 历井 | Powered by LOFTER